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汤圆小说 >> 纳妾记 >> 第462章 诏狱(求月票)

第462章 诏狱(求月票)

杨秋池斜眼看着他们,这两个家伙是纪纲的死党,上次自己整材料报请皇上治罪的纪纲死党中,就有这两人。只是,皇上不想将纪纲势力打击太过厉害,使纪纲与杨秋池之间势力对比失去平衡,所以只是将两人罚了俸禄了事。

杨秋池冷笑道:“那好,我问你们两,纪纲派人将我南镇抚司镇抚云愣抓来,是关在诏狱里吧?还不去把他放出来!”

“这……”庄敬和袁江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的惊讶,庄敬道:“不会吧?卑职等没有听说这事啊?”

杨秋池一指跟在后面的那几个苗兵护卫:“他们十来个人,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袭击,随后,纪纲派来的锦衣卫,以云愣酗酒闹事,杀死人命将其拘捕带走了。本官就是来找纪纲问个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凭什么抓我的人?”

庄敬和袁江两人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袁江道:“大人,我们两一直在衙门里,这事还是听您说的,也没见到纪指挥使来过啊,今晚咱们北镇抚司也没有听说有什么行动,也没见抓什么人来啊。”

杨秋池懒得跟他们罗嗦,手一挥,叫道:“给我搜!”

南宫雄答应了一声,带着护卫队就要搜查北镇抚司。庄敬和袁江急忙拦住,庄敬一声冷笑:“杨大人,皇上好像命你执掌的是南镇抚司,你们来的这地方,好像是纪指挥使执掌的北镇抚司哦,你没看错地方吧?”

袁江也冷笑一声:“有的人自以为了不起,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样的人也是有的。”

杨秋池大怒,抬手给了袁江一记重重的耳光,顺式飞起一脚,正中庄敬的裆部,袁江被打得远地打了个转,鼻口流血,腮帮子肿起老高,庄敬则惨叫了半声,捂着裆部瘫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杨秋池手指二人:“你们两什么东西,敢跟本官这样说话?真是他娘的欠揍!”说罢,一拳又向袁江面门打去。

也活该袁江和庄敬两人倒霉,他们两虽然知道杨秋池和纪纲结了仇,但没听说上午朝堂上杨秋池教训了纪纲的事情,这种丢人的事情纪纲是不会说的,纪纲的朋党也不会说,其他人当笑话传了出来,锦衣卫的眼线听到了也报告了,但这种指挥使的糗事却直接报告了纪纲而没有报告这两位。所以,这两人还不知道杨秋池那么大胆子,所以他们两也才这么大胆子顶撞杨秋池。

等他们明白杨秋池原来真的有那么大胆子的时候,却已经迟了。杨秋池第二拳又向袁江揍了过来。

正在这时,一道寒光从大堂门外飞射而来,直奔杨秋池的手腕。

柳若冰冷哼一声,衣袖中一挥,袖中短刃后发先至,当的一声击在那道寒光上,将其击落,却是一块小小的飞蝗石。

随即,就听到大堂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个声音高叫道:“姓杨的,北镇抚司还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杨秋池转头往外,听这声音,正是自己的死对头纪纲。

果然,纪纲拄着拐杖在众护卫簇拥下,走上了大堂台阶,进了大堂。他身后跟着一位身穿白袍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相貌颇为俊朗,只是一双眼睛,甚是阴冷。现在天色还不算热,却故作潇洒地摇着一把钢骨折扇,上下打量着柳若冰。

袁江捂着肿得老高的腮帮子,赶紧躲到了纪纲的背后。几个锦衣卫上前给地上卷曲着的庄敬掐人中,连声呼喊,晃了半天,那庄敬哼了一声,这才缓过气来,却还是疼得两眼翻白,冷汗直冒,一个劲痛苦地呻吟着。

那几个锦衣卫看见庄敬醒了,这才七手八脚将他抬到了后面。

纪纲身边那年轻人折扇一张,故作潇洒状地扇了几扇,笑咪咪对柳若冰道:“这位姑娘好身手,能将我纪某人的飞蝗石打落的,只有你一人而已。”

柳若冰仿佛没听见,没答理他。

那年轻人倒转折扇,深深施了一礼:“小生纪缥,烟波缥缈的缥,纪指挥使是小生的亲伯父,不敢请教姑娘芳名?”

柳若冰还是神情淡漠,没理他。宋芸儿听这纪缥说他是纪纲的侄儿,心生厌恶,在一旁冷冷道:“我姐姐从不和狗说话的。”

“哦?那她也和你说话吗?”纪缥摇着折扇笑吟吟道。

宋芸儿杏眼一瞪,扬手就是一支柳叶飞镖,直射纪缥的肩头。

纪缥折扇一抄,轻巧地将那支飞镖接了下来。依旧笑吟吟道:“哟,小生看上的是你姐,你给我抛什么绣球呢?”

宋芸儿大怒,亮短刃就要冲上去。柳若冰一把将她拉住,说道:“办正事要紧。”

宋芸儿这才狠狠瞪了纪缥一眼,回到杨秋池身后。

纪纲道:“姓杨的,你来我北镇抚司撒野,打伤我两位佥事,这帐怎么算?”

“很好算!你将这两个目无上司的家伙交给我,我会告诉你该怎么算!”杨秋池双手抱肩,冷声对纪纲道:“我问你,云愣是你抓的吧?”

纪纲也冷冷一笑:“你这是问我呢还是求我呢?”

“你他妈的不要张狂,你要不放云愣,信不信老子将你的诏狱翻个底朝天!”

这三个多月里,杨秋池已经知道皇上的心思,这纪纲敢动皇上爱妃的陵墓,为了陷害杨秋池,竟然敢将贤妃娘娘遗体砍个稀巴烂,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势头,虽然纪纲对明成祖的政权需要还很有用处,但这种势头却不是明成祖所希望的,因此,明成祖想把杨秋池培养成能制衡纪纲的一股强有力的势力,以免纪纲势力太大。所以,杨秋池现在后面有皇上撑腰,也就有持无恐了。

纪纲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在明成祖眼中的地位并没有发生根本动摇,就目前而言,明成祖需要纪纲更多于需要杨秋池。杨秋池目前还只是制衡纪纲势力的一个筹码。因此,纪纲倒也不惧。

纪纲哈哈大笑:“行!老子就坐在这里,瞧着你今天把诏狱翻个底朝天!”

杨秋池那也就是一句气话,这诏狱可是皇上的监狱,关押的都是皇上交办案件缉拿的钦犯,真要动手,正好给纪纲诬陷自己的借口,声称什么重要人犯因此死亡或者越狱,要把这帐算到自己的头上,那可就惨了。

不过,如果就此认输,那这脸面何在,只得转过话题道:“纪纲,云愣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为何要抓他?”

“姓杨的,你好像只是一个副指挥使,老子才是指挥使,你这么问话,不是蔑视上司吗?”

“蔑视?你还用得着我来蔑视吗?”杨秋池狠狠啐了一口,指着纪纲道:“你别忘了,三个月之前,就在这大堂,皇上任命我执掌南镇抚司,同时纠察百官。你在锦衣卫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瞧你长了个脑袋不是光会吃饭不会记事的饭桶吧?你要还记得,总该知道,南镇抚司是干什么的吧?”

锦衣卫南镇抚司的一项重要职权就是纠察锦衣卫内部法纪。云愣如果犯了事,那也应该由负责法纪的南镇抚司管,这一点纪纲当然知道。纪纲道:“云愣酗酒滋事,杀伤人命,本官当然可以将他缉拿归案。”

“你们北镇抚司的尾巴也伸得太长了吧?就算云愣触犯法纪,你别忘了,这可是我们南镇抚司的职权,你必须将他交给我来处理,你凭什么扣着人不放?”

“老子要是不交呢?”纪纲两眼望天。

杨秋池望了一眼纪纲身后的锦衣卫们,人数众多,虽然自己带的也不少,不过硬拼起来,只怕也占不到多少便宜,再说还没到彻底翻脸动手的地步。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冷声道:“行!反正是你北镇抚司锦衣卫抓走了云愣镇抚大人,云愣是辅国佐圣苗王的儿子,云露公主的亲哥哥,你自己掂量一下分量。你不交人,本官就进宫禀报皇上!”

纪纲冷冷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不会不知道吧?云愣酗酒滋事,杀死人命,问罪当斩,不交给你是怕你徇私舞弊,袒护下属。你不是说要将我诏狱翻个底朝天吗?怎么?要夹着尾巴逃跑了吗?哈哈,一看你就使个没种的货!哈哈哈!”

杨秋池大怒,正要下令搜查诏狱,可一见他一脸奸笑,顿时明白,这老小子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抓住自己的痛脚,准备栽赃陷害,自己可不能上当,还是进宫找皇上的好。

正在这时,就听到外面人声鼎沸,人喊马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接着,又听到外面有人大声叫喊:“纪纲,你给我出来!”

几个锦衣卫门卫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向纪纲禀报道:“指挥使大人,咱们衙门已经被清溪公主的重装铁甲骑兵包围了,说如果不放了云愣,就要杀进来抢人!”

纪纲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脸上却露出了十分震怒的表情,大声喝道:“什么?清溪公主要劫诏狱?这还了得?快!赶紧将大门顶上,保护好诏狱……”

杨秋池暗叫不好,如果纪纲将劫持诏狱的这顶帽子扣到云露的头上,那可是杀头的死罪,别说救云愣,恐怕连云露都要牵连进来!

云露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对自己一往情深,绝对不能让她被纪纲这王八蛋陷害了,必须马上出去阻止她,一旦骑兵冲进衙门,那可就坐实了劫狱的口实了。

杨秋池喝道:“纪纲,你想陷害云露公主?有老子在这里,你休想!咱们走!”迈步往外冲。

纪纲慌忙叫道:“杨大人,不能出去,云露公主的人马会伤到你的!”

纪纲的护卫们拔出绣春刀,哗啦一声涌上来,将道路堵住了,虎视眈眈盯着杨秋池等人。

柳若冰道:“芸儿你们断后,跟我往外冲!”说罢,一手拉着杨秋池的手,亮出短刃,大喝一声:“让开!”短剑颤动中,挡在前面的锦衣卫根本避无可避,手中绣春刀纷纷被柳若冰绞飞。南宫雄、石秋涧两人一左一右,抓住这些没了兵刃的锦衣卫护卫们扔出人群,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宋芸儿和徐石陵带着其他护卫在两翼和后面保护着。

围着的锦衣卫到没有真正和杨秋池他们动手,一边任由他们抓住乱扔,一边却不后退,而手中的绣春刀也只是虚张声势,嘴里却喊杀声震天响,仿佛里面已经杀得人仰马翻死伤无数一般,虽然纪纲叫嚷让关衙门大门,却没人去关,那大门依旧虚掩着。

杨秋池此刻心中雪亮,纪纲陷害云愣杀死人命,一来可以除掉自己这个得力臂膀,二来可以救出嫌疑人林远,斩断自己侦破都督小妾被杀案的线索,第三可以引自己搜查诏狱,借机诬陷自己;第四可以引起激怒的云露带兵包围北镇抚司,借机诬陷云露劫诏狱,现在他让护卫们这样做,无非就是逼迫外面不明真相的云露尽快冲杀进来。

这纪纲真是狠毒,他知道云愣和云露兄妹两与自己的关系,这一次的陷害矛头不仅指向自己,还直接指向了他们俩,甚至不在乎可能会引起苗王云天擎造反的后果。

杨秋池大叫道:“冰儿,你快冲出去,阻止云露公主!快!”

柳若冰转头望了一眼杨秋池,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和担忧。

杨秋池知道她担心自己的安全,急声道:“别担心,我没事的,我在他纪纲的北镇抚司里,他不敢真正动我,否则他脱不了干系!再说还有芸儿他们。”

柳若冰环视了一眼,果然,纪纲的那些锦衣卫们拿着绣春刀都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有真正攻打过来。点了点头,一抖手,一条长长的飞索划过长空,抓住了北镇抚司衙门口的高高的旗杆,用力一拉,借力飞身而起,象一朵冉冉的白牡丹,向旗杆飘去。

纪缥叫了声:“下来吧!”折扇一抖,就听到嗤嗤数声轻响,折扇射出数十枚细小的飞蜂针,直奔柳若冰的后心!

柳若冰水袖一抖,卷住了那些飞蜂针,甩手叫道:“还给你!”

纪缥折扇一张,将那些飞蜂针尽数收了,嘻嘻一笑,正要说话,就见寒光一闪,这才发现原来柳若冰回击的那一簇飞蜂针之后,还有一柄细细的柳叶飞镖跟随而来,惊叫着正要闪避,却已不及,扑的一声,正中纪缥右大腿!

一声惨叫,纪缥单膝跪倒在地。

宋芸儿笑道:“嘻嘻,我姐姐不喜欢你这条狗,下跪哀求也没用的!”

此刻,柳若冰已经飘过旗杆,冉冉落在了衙门高墙之外。

纪缥一咬牙,用力拔出了大腿上的柳叶飞镖,一抖手,将飞镖急射宋芸儿。

长笑声中,宋芸儿长袖一卷,轻巧巧接下了这一镖:“正好,这是我师父的飞镖。不能给你!”从怀里摸出一张汗巾,将那飞镖裹好。

衙门外,云露正大声叫骂着:“纪纲,立即将我哥交出来,否则,本公主踏平你的镇抚司!”

这也不由云露不着急,纪纲的诏狱其实就是人间地狱,进了诏狱的人的悲惨下场云露听得太多了,刚才来报信的苗兵说,云愣被纪纲的锦衣卫当场暴打,昏迷不醒,才被拖走的。

云露听了自己哥哥的惨样,又想起种种关于诏狱的传说,想到自己的哥哥也会那么受苦,不由得心急如焚,带着五百铁骑赶到了锦衣卫北镇抚司。

云露五百铁骑的护卫长张啸江亮甲银盔,手持镔铁枪,跟在后面,指挥铁骑部队已经将北镇抚司团团包围。只等着云露一声令下,就要杀进去救人。

云露叫了几声,可她声音太轻,北镇抚司里又喊杀震天,她的声音根本传不远。

张啸江吩咐手下也跟着云露公主高声叫喊,这一下声音很大了,可镇抚司里却还是大门虚掩,喊杀震天,却没人出来搭理她。

云露急了,马鞭一挥,大叫道:“给我冲进去!”

张啸江微一犹豫,勒马上前,对云露低声道:“公主,这可是北镇抚司,这诏狱关押的都是钦犯,要是咱们这样硬冲进去抢人……”

“怎么?你害怕了吗?害怕就给我滚开!”

张啸江不敢再说,急忙躬身道:“末将领命!”长枪一挥,正要下令往里冲。就在这时,半空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云露公主!不能冲!”

一朵白云冉冉落在云露的马前,正是一袭白衣的柳若冰。

云露又惊又喜:“柳姐姐!你来了!苗兵护卫们说秋池哥在里面,他怎么样了?”

柳若冰嫁给杨秋池之后,云露就改口叫她姐姐了。

——————————————

PS:不好意思,昨晚上喝醉了,没更新成,今天上午补更新。晚上还有今天正常的一更。

求月票、推荐票支持。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纳妾记请大家收藏:(www.tangyuanxs.com)纳妾记汤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纳妾记最新章节 - 纳妾记全文阅读 - 纳妾记txt下载 - 沐轶的全部小说 - 纳妾记 汤圆小说

猜你喜欢: 大隋秦王新特工学生山沟皇帝枭臣汉雄兵者秦时小说家旅明明朝败家子长宁帝军民国大间谍诡三国抗战之重生李云龙帝国吃相纳妾记盛唐高歌寒门祸害抗日之全能兵王狼性总裁勾上门明朝好女婿乱清我在明朝当国公北宋大丈夫大魏能臣攻取天下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完本推荐: 天师下山全文阅读位面之穿梭系统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女神的近身护卫全文阅读都市无上仙医全文阅读超人漫威历险记全文阅读特种神医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修神外传全文阅读宠妻无度全文阅读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全文阅读黑巫师朱鹏全文阅读女装大佬全文阅读我有一个秘密全文阅读很爱很爱你全文阅读舞动青春:误惹腹黑痞校草全文阅读神仙微信群全文阅读我的第三帝国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恐惧之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星际麒麟龙傲武神动力之王重生野性时代低配版系统主神退后让为师来快穿:男神,有点燃!道家祖师重生之战神吕布施法诸天剑叩天门我的极品美女总裁穿梭时空的侠客重生浪潮之巅最强红包皇帝华娱之闪耀巨星顶级神豪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极品妖孽至尊重生嫡女有空间最佳赘婿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三国之龙图天下满级导演我的时空抽奖系统魔法种族大穿越九幽天帝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归藏剑仙

纳妾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纳妾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纳妾记txt下载手机版 - 沐轶的全部小说 - 纳妾记 汤圆小说移动版 - 汤圆小说手机站